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不知不觉,他就来到了河边,天空布满了星星,照得河水像飘浮着银子一样,闪闪发光,这让他关掉手电筒也能看见水面。那就洗个澡吧,他关掉了手电筒,放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,接着脱了衣服,走向码头。这时一个柔柔的身躯突然从背后抱紧了他,这突如其来的身躯把他吓了一跳,他心道“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?今晚她遇见女鬼了?”,他毛骨悚然,但他的学识马上就否认了这一点“切,我才不信有鬼”,可背后这女的是谁?“你不怕鬼?”背后的声音说,声音倒是很好听。“切,我根本就不相信这世上有鬼”张小武回答道,张小武好歹念过高中,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,他才不信鬼神一说,要不然三更半夜也不会来这里。“是吗?那我告诉你,我就是鬼,而且是个女鬼,你怕吗?”“那要看她漂不漂亮了”“哦,那你是怕漂亮的女鬼,还是丑的女鬼”“当然是怕丑的了,漂亮的就算死在她手里也值了”“哦?那就让你死在我手里好了。”“那就是说,你很漂亮啰!”“你猜,闭上你的眼睛,让我吸尽你的阳寿。”“好啊,请便”张小武果然闭上了眼睛,他觉得身后的“女鬼”很会玩,不如就跟她玩玩吧,也不知是哪家的媳妇或是闺女,只感觉背后很是酸爽。正当张小武陶醉之际,女鬼突然猛得一推。这是张小武没有料到的,本以为是个艳遇,没想到自己被狠狠地耍了一次,他的身体失去重心,于是“砰”地扎进了水里。张小武气恼着,脚一蹬,就浮出水面,他摸了一把自己的脸,把水从脸上抹下,他站在水里,眼睛寻找着那个推她下水的女鬼。但女鬼却不见了,张小武心头就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难道这世上真的有女鬼?她突然地来,又突然地消失,来得无声无息,去也无声无息,这让张小武不得不怀疑起无神论,难道老师教的、书上写的都是假的?难道村里传的鬼故事真有其事?张小武只感觉脊背发凉,胆子并不小的他这时也不禁害怕了起来,他吓得双腿发软,他想上岸,可他如被鬼使了法定住了一样,他一点力气也没有,竟一步也移不动。张小武人生第一次感到这么恐惧。当他相信这个世上有鬼后,那他现在眼睛所看到的,耳朵所听到,都是鬼形魅影,身前身后都是鬼,摇动着的柳树、耳边的风声都变成了鬼,向他张牙舞爪,他简直要被吓破胆,赶紧双手悟起了脸。但更可怕的还在后头。突然水下一只手一直往上爬。张小武吓得全身发抖,额头沁出豆大的汗珠,连嘴唇也在打抖。那不是鬼是什么?人能在水下潜这么久吗?这一惊吓,张小武似乎破解了鬼怪的法术,他的双腿居然能动了。他疯了似地往岸上游。终于他爬上了上岸的码头,上半身已经离开了水面。但就当他要爬上去的时候,又被一双鬼手给拖了下去。他手舞足蹈地一边往岸上爬,一边求饶“饶了我吧,求你,饶了我吧,我还没有结婚,还没有孩子,我不能死啊!”可是不管他怎么爬,他像中了邪一样,再也爬不上去了。他隐隐感觉身后有个东西,他本能地转过身来,这不转身还好,一转身,张小武吓得魂飞魄散,几近晕厥,那是什么?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看不见脸的东西正慢慢从水面上浮上来,跟电视上的恐布片演得一模一样,恐怖极了。他大叫了起来“救命啊!”“没劲,你不是不怕鬼吗?怎么吓成这样?”那个鬼头居然会说话,在这宁静的夜晚那声音显得恐布极了,吓得张小武直打哆嗦。“饶了我,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”张小武惊魂未定,他抱着头求饶,不敢看她。“好了,你睁大眼睛看一下,我不是鬼”那女人说着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。“别,别害我,我不想死”张小武还在发着抖。那女人突地拉下他抱着头的手,“你看清楚,我是人,不是鬼”那女人把头发从脸上拨开,张小武瞪大眼睛一看,此人有鼻子有眼的,虽然光线不怎么好,但看得出是挺美的一个少妇,而且张小武还认识她,“咦,怎么会是你?你干嘛装鬼,吓死我了。”“那你还敢不敢跟我亲密?”“算了吧,吓都被你吓死了,我走了”张小武走上岸来“喂,等等我”那女的跟了上来。张小武正穿着衣服,那女的又从背后抱住了他,让他如沐春风,他不禁心猿意马起来。那女的,又转到他前面,再次贴上了他的唇。张小武觉得有些梦幻,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他甚至觉得他是在做梦,但她又是那么真实,有体温有肉感。但为什么她会大半夜的出现在这里,她一个女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?又为什么会选择和自己亲密?此时这个美少妇就像一个迷一样,他搞不懂她。曾几何时,张小武看着这女人的婀娜身姿和俏丽容颜早就想与她一席欢好,甚至想把她摁到草堆里强来,而今这个女人今晚却主动找上他,说不是个梦,又非常不可思议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张小武还在迟疑的时候,那美妇已经是双目含情,性感的嘴唇微微张开,只见她背对着张小武,竟然缓缓勾下腰去。张小武一下子就炸了,丫的!这是纯粹的勾引自己啊!这时候要是还不上,自己还算是个男人?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