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吃完宵夜,秋芸就没什么事了,就跳进坑来帮着烧火。张小武就说:“你回去睡吧!这里我一个就行了。”这话是多么言不由衷,其实他压根就不想让她真走。“你回吧,我在这里看着。”秋芸道,毕竟人张小武是帮工的,她才是主家。张小武就说:“嫂子,你这就客气了,你毕竟是女人,熬夜伤皮肤,回去吧,听我的。”在张小武一再坚持之下,再说了,这里都是大老爷们,晚上他们还要说些黄段子,她一个女人呆在这不大方便,秋芸也只好同意。但秋芸并没有马上回去,而是说,我在这陪你一会儿。看他满头满身的大汗,秋芸就从自己脖子上摘下湿毛巾给他擦了擦,又轻柔又仔细,张小武怔怔地看着她,她那样真是自己的小媳妇儿,心头一阵暖和,眼睛就直直地盯着她看。注意到他的目光,秋芸也羞涩不已,脸红了,头也低了下来,但当她擦到他的胸膛,接触到那健壮的腱子肌,心就怦怦直跳,脸更加发烫。她不好意思再呆下去了,有些慌乱地说:“我去给你打盆井水来,你时不时地擦一擦会舒服一些。”秋芸将自己的毛巾挂在他脖子上便上去了,张小武将那毛巾放鼻子底下一放,淡淡的清香,沁人心脾。不一会儿,秋芸从附近人家打了一盆井水过来,就想回去。张小武哪舍得放她走,四下无人,两人又在坑里,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!他手一拉就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。秋芸吃了一惊,“小武,你……”可是她也不敢发出声来,因为上面还有两个师父呢。张小武抱着,对上嘴,秋芸先是反抗了一下,很快脑子一片空白,手也情不自禁地缠上了他的脖子。可这时,上头传来了一声,“加大火。”这声音就如同响雷一般,把两个人惊地赶紧分了开,秋芸面红耳赤,赶紧提上裤子爬了上去就跑了,刚刚就差一点啊!秋芸回到家冲了个澡躺在木板床上,可怎么也睡不着,辗转反侧,脑子满是张小武的音容笑貌,还有他那健壮的腱子肌,还有,刚刚在那坑里两个人的缠绵,顿时脸红到了耳根。这么多天的朝夕相处,她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动情了。他和大牛是媒人介绍的,两家大人作主,双方婚前确实也没有什么感情,到后来结婚了,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,柴米油盐的,很充实但也很平淡,确实谈不上什么情爱,若是有情,那也只能说是亲情,没有爱情。可是跟张小武在一起,她就发现自己会很快乐,很舒心,甚至还会有甜蜜,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开心,那种感觉很奇妙,跟大牛在一起是没有这种感觉的,有时候看不到他会挂念他,会不由地想他。秋芸这么想着,心下就有些担心,坏了,我不会真喜欢上他了吗?那大牛……大牛毕竟是他的丈夫,可是她的脑子里又止不住地想张小武,她内心很矛盾,同时又有一种愧疚感和罪恶感,她告诉自己,不可以这样,自己是有老公的,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就在矛盾中,她睡着了。这边,张小武一边烧着火,看着那上窜下跳的火苗,心里却想着秋芸。秋芸嫂子真的很美,特别是笑起来,带着两个小酒窝,又可爱又甜美,三十三岁的她,完全不像这个年纪的她,就像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似的,却又多了一分大姑娘没有的成熟和风韵,她的身段更是一绝,前凸后翅,腰细腿长,曲线玲珑,妖娆多姿。灶膛烧的噼里啪啦,可张小武的脑子里满满都是她,那上窜下跳的火苗也仿佛是她的身影似的,他忘不了她给他擦汗的样子,忘不了她羞涩而又有些热辣的目光,也忘不了刚刚那一幕……经过三天两夜的艰苦奋战,秋芸收获了满满五大缸的红糖,看到这些收获她喜上眉梢,于是当天,他特地去镇上买了两斤肉,买了两条鱼,还买了一些地里没有的好菜,另外,还买了一瓶好酒,当晚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就跟庆功宴一样。但张小武不知道的是,这是庆功宴不错,但也是告别宴,秋芸不允许和他的情愫再发展下去,打明儿开始,她要尽量地避开他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,因为村里面已经有闲言碎语了。在农村,闲言碎语就如同洪水猛兽,它可以杀人,前段时间,也死了一个女人呢,就是村里再传她和哪个男人的龌龊事,一气之下喝农药死了,这是前车之鉴啊!她必须斩断她和张小武之间情愫,将苗头扼杀在萌芽状态,这样的话,对她,对张小武都好。这一晚,张小武很尽兴,喝的是酩酊大罪,当秋芸将他送回房的时候,他居然表白了,“秋芸嫂,我喜欢你,你给我当媳妇儿吧!”秋芸听到这话,激动地浑身颤抖,高兴地无以复加,但是她不能,只好咬着牙说:“你喝多了,我们是没可能的,忘了我吧!”但是张小武这厮醉得太历害,压根就没听见,一触床就睡得跟死猪一样。秋芸打来水,给他擦了脸和手,脱了他的鞋就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转身出去,合上他的门就走了。一转眼就到了周末,芳芳的作业比较多,一大早就把张小武拖到她家里辅导她的功课,但是他却在留意秋芸。辅导了一上午,秋芸到现在还躲在里面不出来,张小武很遗憾,也感到很奇怪,嫂子是躲着不见我吗?前些天,这个点,秋芸都会叫他留下来吃饭的,但是这都到饭点了,她还没有吭声呢,难不成,用完了就扔?张小武心里很难过,既然人家不吭声,也没脸留下来吃午饭,就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走了。芳芳这孩子还是有良心的,见他走,就拖住他,“小武叔留下来吃午饭吧!”她倒是一片好意,但张小武看了看秋芸紧闭的房门,摸了一下芳芳的头“芳芳,真乖,但是小武叔今天不在这吃饭了,你这么聪明,以后肯定能上大学”这几天特别郁闷,秋芸明显躲着不见他,即便是见到了也是飞快地走开,似乎不带见他似的,张小武心里很难过,晚上又睡不着,就守在门口等着秋芸再来井边冲凉,但等到三更半夜也没见她出来,郁闷之极,于是就出去走走。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