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张小武倒是想啊,但老吃也不好,就看了秋芸一眼道:“芳芳,你告诉叔叔,你为什么要让叔叔天天到你家吃饭啊?”芳芳就咯咯地笑起,“因为叔叔到我家吃饭就有肉吃。”这让张小武哭笑不得,这丫头傻啊,你妈看我来吃饭那是客气,叔叔就算天天来吃,哪那能天天有肉吃,村里的小娃都这样,知道大过年有大餐都盼着过大年,盼星星盼月亮的,以为只要是过年就会有大餐,殊不知,那是因为他们的父母抠抠缩缩抠了一年,才留到过年有那么一餐丰盛的。秋芸将最后一个菜端上桌,就发现芳芳碗里那块最大的肉,舌头一直添着嘴唇,这丫头半天还舍不得吃呢,结果让秋芸看到了,二话不说立马就拿起筷子将那块肉夹到小武的碗里,道:“这小丫头,咋这么不懂事,最大的那块肉是给客人吃的。”小芳芳一看就想哭鼻子,张小武马上就将那块肉夹回到小芳芳的碗里,道:“嫂子,我是个大人,不能跟小娃儿计较,传出去还以为我跟小娃儿抢肉吃,我这脸也不好看不是。”小芳芳看了看妈妈又看了看小武,不知道到底是吃还是不吃。他这么说了,秋芸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没好气地说:“看什么看,小武叔留给你吃的,还不快吃?”“谢谢妈妈,谢谢小武叔。”小丫头便很高兴地夹起那块肉,但只轻轻地咬了一点点,让张小武看得心酸。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芳芳这么点大的娃儿就知道节省了,想想自己童年时不也是这样吗?想想,心里就有些难过,眼睛有点红。秋芸瞪了她一眼,“你小武叔说啥你都信啊!吃你的吧!小武,你也吃。”秋芸挑了一块大的肉到张小武碗里。“嫂子,你也吃。”张小武这厮也是过惯了穷日子的,平时不讲究,能填饱肚子就行,光吃饭不吃菜,弄得秋芸一个劲给他夹菜,“小武,别光吃饭,吃菜啊!天气热,这么多菜吃不完,明儿就馊了,快别客气了。”“嫂子,以后我来吃饭的话就不用炒这么多菜了,吃不完浪费。”“没事,这不难得吗?来,咱们先干一个。”两个人一大碗酒干掉,这是纯天然的谷子酒啊,入口清甜带着浓浓的谷香,“啊……嫂子,你家的酒真不错。”见她那碗酒也喝干了,不禁又赞道,“嫂子,好酒量。”秋芸就笑,“那还不是你大牛哥给带出来的,他啊,一老酒鬼,每餐无酒不上桌,还非拉着我喝,这不,一来二去,我的酒量也上来了。”其实这自酿的酒啊,也是有门道的,村里大多数人家都舍不得那些谷子,于是他们自酿的酒都掺了大量的水分,实则酒精度数并不高,别看他们大碗喝着酒,其实压根没多少酒精成分,不过,若是酿酒的技术好,那还是可以以极少的代价酿出好酒的,像大牛那老酒鬼倒也酿得一手好酒。还有一个门道,就是当年酿都不会当年拿出来喝,而是喝往年的酒,新酒存在那,存得时间越长,就越香越好,那叫陈酿。但一般人家陈酿存得很少就那么几坛,有钱的人家就存得多,村长王运生家就听说就存了一大缸的陈酿,那可是专门招待上头那些干部的,一般人还喝不上。不过像秋芸家的酒还是不错的。刚喝完一碗,秋芸又给他满上,“小武,酒管够,饭管饱啊!”张小武笑着说,“嫂子你太客气了,我若把你家的陈酿喝光了,大牛哥回来可是会揍我的。”“没事,你就喝吧!他要揍你,我还揍他呢,看他敢不敢。”说起大牛,秋芸那眉飞色舞的样子,张小武心里没来由地犯酸,话说这个秋芸嫂可不了得,不仅长得跟花儿似的,而且把家里料理得井然有序,干起农活来也不比村里的汉子差到哪去,真是上得厅堂下得水田,谁要是娶上这么一门媳妇儿,可真是祖上烧了高香。你说大牛要貌没貌的,身高嘛也就一六五,跟张小武站一块矮一大截,就跟媳妇儿秋芸站在一块那也矮个半截,可人家有福气啊!想起这点,张小武真是羡慕嫉妒恨,要不,怎么说,大白菜总被猪给拱了呢。看秋芸那眉飞色舞的样子,张小武心如刀割啊,咱咋就没那么好的福气呢?“想什么呢,吃菜啊!”秋芸见张小武发愣就白了他一眼。张小武一边吃着喝着,一边却在偷偷地看她,她今晚穿了一件花格子连衣裙,非常漂亮。今晚上,张小武喝了三大碗,喝得摇摇晃晃,这酒酒劲小,但喝上三大碗也是会醉的,下了桌就走了,闷声不响地到厨房里一阵翻找,结果就摸出了把柴刀。那柴刀有两尺长,头上一个倒钩,刀口早就磨得锋利无比,发着寒光,提上它就走。今晚这酒喝得痛快但也心酸,心里也憋着气,有气没处撒,正好今个儿有个出气的,就拿上它,一转身就往院外走去,刚好被秋芸给瞧见了,那火急火撩的样子,怎么会去砍柴?这厮是去砍人啊,这酒劲一上来,还真得会出这样的事,要不怎么说,酒壮怂人胆呢。秋芸一见就脸色大变,心道坏了,立马将他喊道:“大兄弟,你干啥去?”小武醉熏熏地说:“今天那狗日的黄鼠狼欺负了你,老子现在就去剁了他。”“你给我回来。”还真被秋芸给猜中了,这小子真的是去砍人啊,妈呀!那还得了?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