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此时,包厢内。

    苏庭衣在窗子前站了许久,方道:“没想到一辛神医居然会与那品居约战,还促成了这般大的排场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,就是觉得,这与他对一辛神医的印象似乎有些不符。

    身后,苏愈道:“因你的一意孤行,品居已经记恨上我们苏家了,这一次,苏家不要再进行任何的站队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此番一辛神医赢了,我们苏家站队不是才更有利吗?”

    他没觉得如何,这个一辛神医,虽是少年,可他医术的造诣,并不见得就比那个品居差。

    何况,他内心深处,更偏向于一辛技高一筹。

    苏愈哼了一声:“若是他输了呢?”

    苏庭衣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愈道:“若是他输了,在这青阳国可就待不下去了,到时,所有的力量都会倾斜于品居,到那时,我们苏家的境地,只会更糟糕。”

    苏庭衣还想辩解两句,却被苏愈一挥手道:“王宫也来人了,这一场比试,可以说非同小可!你若是再乱来,就滚回去面壁去!”

    苏愈懒得再搭理自己儿子,直接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而不远处的另一个包间。

    青琰有气无力的躺在软椅上,一旁的青菲翻了个白眼,看了他一眼道:“到现在,你居然都不知道是谁对你出的手?那金帛也不知道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青琰郁闷道:“如果金帛出了什么事,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”

    青菲冷嘲:“之前那么多学助,也没见你要死要活!”

    “金帛是不一样的!”青琰头疼欲裂,翻了个身郁闷开口。

    昨天在风雨山庄外,也不知道王八孙子对自己暗中下毒手,那一掌,居然直接让他经脉逆行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头也痛,身子也痛,全身都痛,要不是听说今日一辛神医会出现在这里,他早就去找金帛了。

    “那金帛,实力普通,家世普通,虽然有点姿色,但有姿色的女子多了,你是殿下,就算哪日娶她入门,以她的身份,也只能做个妾,你觉得她会愿意吗?”

    青菲对这个金帛,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,眼见这个青琰与那金帛,不过相识几天,居然就迷得找不到自己了,只觉得心里莫名的恼火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娶,便让她做我的王妃,怎么可能让她做妾?”

    青琰忍着疼,扭头说了一句,接着因剧痛,又惨叫了一声,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“做王妃?”青菲直接走了过来,“她的身份,怎么可能做王妃?你们欧阳王室,岂会让一个来历不明,又身份卑微的女人做王妃?”

    眼见着青菲也恼怒起来,青琰十分无语的看了她一眼:“师姐,你好生奇怪,我娶什么样的女子,你用得着反应这么大吗?”

    青菲一愣,瞪着他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青琰道:“我要押一辛神医胜!师姐,你帮我下注。”

    青菲直接甩了脸子:“我不去!”

    青琰嘴角微抽:“去嘛,你今天好奇怪啊!”

    青菲冷笑:“你的皇兄们各个都押品居,你非要去押那个一辛,此人就是个骗子!我找人查过了,名医榜上,根本就没有他的名字!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金帛说让我找一辛神医看病,那我就押一辛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