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大牛?瞧他那身肉,老子还真有点怕怕,不过,现在山高皇帝远,他管不着了,嘿嘿,而且,就算他回来,老子得手了,谅你也不敢告诉他。”这方面,黄鼠狼是有经验的老手了,那谁谁谁家的媳妇儿,被他玩过之后,还嚷着要告她老公,可当她老公真回来了,她一个屁都不敢放,反而还被他拿那破事用来要挟玩了一次又一次,到最后,那娘们还玩上瘾了,主动找上他了。在他看来,老娘们就这么贱,嘴里叫着不要不要的,身体却都很诚实,一旦上手,她们也好这一口的,再说了,哪家的老娘们会把这种丑事说出来?那不是把自己的名声给搞臭了吗?她老公知道了,还得嫌弃她呢。所以,黄鼠狼是断定一旦得手,那就是白玩的货,有道是,不玩白不玩,玩了也白玩,这样的机会,他又怎能放弃?秋芸也一样,别看她现在很矜持,一旦上手,指不定还舍不得他走呢,那方面,黄鼠狼还是特别自信的。不一会儿,秋芸就被他给抱住了,他发誓,这辈子他都没有玩好这么高级的货,太tmd绝了。秋芸挣扎着,也喊了起来,“放开我,放开我。”“你可真辣,但老子就偏偏就喜欢你这号的,喊吧喊吧,越喊老子越来劲。”那臭嘴就往她嘴上凑,闻到那股腥臭味,秋云直想吐,忙把脸偏过去,“王八蛋,你再不滚开,老娘饶不了你。”“好啊!”黄鼠狼将她推倒在甘蔗沟里,两排甘蔗之间都会有条沟那是用来灌溉的,但此时,沟里是干的,他就扒她的衣服,秋芸反抗着挣扎着,她感到无力和恐惧,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眼泪也涌了出来,她完全没有料到她会有此一劫,身子颤抖着,她不断地喊着救命救命啊,可正如他所说,她喊破喉咙也没人来,秋芸感到这一次在劫难逃。黄鼠狼急坏了,妈的,这娘们真不识相到现在还在反抗,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,使劲一扯,巴拉一声,她的衣服都给扯破了。秋芸绝望了,反抗到现在,她已经没了气力,眼泪从脸上滑落掉进土里,正当她绝望的时候,一声爆喝响起,“放开她。”“打死你个畜生。”黄鼠狼转头一看,只见张小武手里抓了一根甘庶,就朝南生身上打来,南生吓了一跳,就地一滚,滚到了甘蔗根上,倒是躲过了这一击。秋芸见来了救星,一阵惊喜,“小武。”张小武大怒,一击不成,连翻打去,砰地一声打中了,甘蔗也断了。“哎哟”南生惨叫一声,提上裤子就连滚带爬地跑了,小武追了几步,那黄鼠狼就跑出了甘蔗地,逃之夭夭了,妈的,这个死小武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这个时候来,他心中那叫一个气,心道,等着吧,臭娘们,老子还会来的,到时,一定加倍还你。张小武并没有再追下去,因为秋芸还在这,他恶狠狠地喊了一声,“狗日的,再敢动我秋芸嫂,老子要你的命。”张小武返了回来,只见秋芸还躺在地上,衣不避体,秋芸还没回过劲来,在那里惶恐不安的,刚刚真把她给吓坏了。“秋芸嫂,你没事吧?”“小武”秋芸这才恍过神来,悲从心中来,哭着撞进了张小武的怀里。张小武拍了拍她的背,“嫂子,你没被他得逞吧?”“还好,你及时赶到,再晚一点点,我就……”那就是说,他还没有得逞,张小武大松了一口气,眼睛却直直地看着她的敞开的部位,那是无数男人所向往的地带,直看得他眼睛发直。秋芸抬头就对上了他炙热的双目,顺着他的目光而下,正是她见不得光的地方,她啊地尖叫了一声,赶紧拿来长裤掩了上。张小武很尴尬,忙转过身去,“快穿上吧!”其实他都已经看到了,现在才转身倒显得有点装模作样。秋芸慌慌张张地拾掇了一下自己,“好了。”待张小武转过身来之时,看到地上还剩下一件,看得他的心扑扑直跳。“你没穿……”秋芸面红耳赤,“已经破了,没法穿了。”“我给你去扔了。”张小武飞快地从地上抓起那东西就急急忙忙地走了,他一走,秋芸就感到了害怕,若是那个黄鼠狼还来怎么办?她现在才发现,家里没个男人守着就是不行。她家的大牛,大牛大牛,人如其名,长得跟头牛似的,他往这一杵,谁敢动他媳妇儿,当年秋芸嫁给他,也是看中了这份安全感。可是她的大牛,现在离这十万八千里,他这一走,那些坏胚子就来了,还好,今天有张小武,要不然,她这一生贞洁就没了。张小武说是去扔的,可是这家伙到了水塘边,却没有把那小小的东西给扔了往四周看了一眼,就做贼心虚似的揣进了自己的口袋。这是宝贝啊,回去再慢慢品味。回到甘蔗地里,见秋芸面红耳赤,满眼的惊恐状,就知道她吓坏了,于是安慰道:“秋芸嫂,回头我就收拾他,敢欺负你,活腻了他,你放心,只要有我在,谁也不能欺负你。”秋芸感激地看了一眼张小武,“小武,幸好有你。”之前,生他的气如今是一扫而空,昨晚他轻薄了她没错,可是今天,他却救了自己一命,她不知道是应该恨他还是应该感谢他。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