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想想他们两个还真是合适,便打定了主意准备做这个媒,马冬菊则是异常的高兴,一边洗衣服一边还在笑呢,就跟吃了笑米饭一样,旁边的几位洗衣服的大婶都觉得她不正常。张小武扛着锄头从地里回来,路过小根家时,就发现那个小武正站在门外挤着门缝往里看,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,张小武就觉得奇怪。“大傻根,你看什么呢?”这个小武,小时候放牛被牛给踢了,踢坏了脑子有点傻,说话又不利索,大家都叫他大傻根。说起这个大傻根还真是可怜啊,已经三十多岁了,家里早就没了老人,又傻又结巴又穷,哪个姑娘愿嫁给他,所以,三十多岁了还是条光棍。不过,他那个弟弟小根倒是命好,生得人高马大一表人才,人也很圆滑,嘴巴很会说,几乎都没花彩礼就把隔壁村的村花陈玉兰给骗到手了,前不久还刚生了个漂亮的男娃儿呢。但小根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和大牛一同去广东打工去了,这不就留下个傻大伯和媳妇及儿子在家。出去的时候,小根还挺放心的,因为他哥是个傻的,像这样的人谁会看得上,更别提那长得花儿似的媳妇儿了,不过,这傻哥哥倒是也懂得维护家里人,他在家,陈玉兰也不至于会受什么人欺负。大傻根听见有人喊他吓了一跳,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“嘘……”张小武也发现有些不对,挤过去看了一眼,看到里面的景象就血脉喷张,原来是陈玉兰在给孩子喂奶啊,我的天,只见,她撩开了半边衣服,看得张小武心怦怦跳。真想冲进去对那个娃儿说,放开它让我来。那大傻根更是直流口水。他们两个就挤在院门口,而陈玉兰就坐在院中央的长凳,看着吃奶的娃儿满脸幸福和疼爱,丝毫没有注意,院外还有两个男人在偷看。不过,村里的妇人这方面也算是放得开的,有些奶孩子的妇人当别人的面都是这样敞开来喂的,傍晚洗澡的时候,那群老娘们是光着膀子在河里洗的,有路人过也不大顾忌,相比之下,陈玉兰关着院门喂奶还算是比较保守的。但是陈玉兰的身子却格外的引人注目,堪称一绝,平时,在河里洗澡,她都是穿着衣服洗的,除小根之外,谁也没有看过她的身子,特别是人又长得特别水灵,张小武能看到这一幕,实感三生有幸。这大傻根似乎也不介意外人偷看她弟媳似的,两个人都看得津津有味,两双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。小根若是知道一定气死了,叫你护着弟媳,你就是这样护着的?只可惜,被小娃儿给挡着,张小武没法看全,不一会听见脚步,张小武机警地拉起大傻根,“行了,大傻根,有人来了。”有了这个收获,张小武心情大好,扛着锄头兴高采烈地回到家,只见秋芸头上戴了个草帽,脸上裹着个湿毛帽,穿着褪色的长衣长褂,双手还戴着一双劳工白手套,将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地,肩上挎一大水壶,背上还背了一个小竹篓。而这时候,秋芸已经喂好了家里那几口猪,正要去下地。之所以裹这么严实是为了防晒,而头上的湿毛巾则可以解暑,水壶里肯定装满了水,那竹篓里肯定是食物,从她的装备来看,她是这一出去,要到傍晚再回来了。秋芸见到张小武有些不好意思,张小武也一阵尴尬,招呼道:“秋芸嫂,你干啥去啊?”秋芸本来不想搭理他,但还是说了,“哦,我去剥甘蔗叶去。”说完,就从他身边走过。“你家好几亩的甘蔗,村里的那台压榨机已经开始压榨甘蔗了,有些人家红糖都熬出来了呢,你要是没赶上,说不定,人压榨机就拉走了,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,我看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吧!要不,我帮你吧!”“不用,我一个人慢慢来。”秋芸头也不回道。被她拒绝,张小武很是失落,“秋芸嫂,你还在生我的气吗?”要说不生他的气,那才怪呢,你说哪家大媳妇能被别的男人给亲了?这事说出去还有脸在这村里活吗?但又似乎生不起来,毕竟这事也跟她自己有关,你不大晚上出来光着身子冲凉,人家会那样吗?秋芸没理会,走到院门口,脚步突然顿住了,她想起了一件事,这件事让她把生气的事都给忘了,她回过身来说:“小武,嫂子有话跟你说。”张小武一听很高兴,立马奔了过来,“嫂子是原谅我了吗?”秋芸咳了一声,手将脸上的毛巾掀开了一角,露出了绝美的脸蛋,柳叶眉,瓜子脸,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样明亮。“小武,嫂子想给你做个媒,你看成不成?”听到这个话,张小武一阵失落,做什么媒,我就喜欢你这样子的,其实自从她嫁进来,十几岁的小武就喜欢上她了,但还是问了一下,“嫂子,你就别折腾了,像我这样的穷鬼谁会要啊!”“那可不一定,有人就看上你这样的。”“谁呀?”“马冬菊。”听到这三个字,张小武喉吃了一惊,这个马冬菊他能不知道吗?算起来,还是他的同班同学呢,有一年还同过桌。小时候顽皮,不爱学习,经常逃课,那个马冬菊也老爱跟他玩,两人还在甘蔗渣上滚过呢,那时候,马冬菊就是一假小子。“她?”“怎么?不愿意,她可对你有意思呢。”“得了吧,嫂子,那妮子从小跟我玩到大,我不过当她是个哥们而已。”“那是小时候,现在人家出落得水灵灵的一大姑娘。”“得了吧,嫂子,就她那身子骨,又瘦又弱的,我要是跟她滚到一起,还不被那身骨头给硌死?就压在她身上,我还怕把她给压碎了,而且,我还听说,她身子还有病。”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